緬懷電機之父鐘兆琳

春源視界 昨天

image.png



瞭望遠方,透視生活!


image.png

1990年4月4日,鐘兆琳教授走完了他的生命旅程,在華東醫院逝世。4月14日,舉行鐘兆琳教授追悼會,江澤民、丁關根、錢學森和他早年的學友陸定一送了花圈。
1990年3月22日,鐘兆琳教授在彌留之際留下了這樣的遺言:“本人自1923年投身教育已有60余年,一生為中華民族的教育、科技與人才培養以及工業化而努力。1957年為發展西北教育事業,遷校到西安至今。
image.png
今我重病在床,仍望再有所貢獻,我愿將我工資積蓄的主要部分貢獻出來,建立教育基金,獎勵后學,促進我國教育事業,以遂我畢生所愿。專此留言。
請領導轉達江總書記,感謝他多次對我的關懷。
祝祖國繁榮昌盛。”
image.png

上海臨時大學機械系合影

image.png

江學長上海臨時大學電機系成績表
鐘兆琳(1901.8.23~1990.4.4)中國電工專家,號瑯書。中國電機工程專家、電機工程教育家,被稱為中國電機之父。
鐘兆琳是“中國電機工程師搖籃”的創建人之一,六十多年里教過交大電機系幾乎每一屆學生三、四年級的課程。他的學生中有不少都是我國電機工程及信息工程領域的骨干和主力,其中,褚應璜、丁舜年、張煦、張鐘俊、羅沛霖、吳祖塏、屠善澄、汪耕、朱英浩、唐任遠等都成為了共和國的院士,張良起和傅備篪(chí)成為共和國的將軍。此外,旅居美國的自動控制創始人朱蘭成、王安電腦公司創辦人王安、光通信系統創始人田炳耕等著名學者都曾受教于他。而一位教授門下出了兩位主席(一位科協主席錢學森,一位國家主席江澤民),更是廣為人知,傳為佳話。錢學森曾再三提及鐘兆琳對自己的教誨,他的傳略中寫道:“在交大,非常感激兩位把嚴密的科學理論與工程實際相結合起來的老師,一位是工程熱力學教授陳石英,一位是電機工程教授鐘兆琳。”
image.png
image.png
1955年,國務院決定交通大學內遷西安。鐘兆琳教授積極贊成。1956年搬遷時,周恩來總理提出,鐘兆琳先生年齡較大,身體不好,夫人又病臥在床,他可以留在上海,不去西安新校,但鐘兆琳表示:“上海經過許多年發展,西安無法和上海相比,正因為這樣,我們要到西安辦校扎根,獻身于開發共和國的西部。”“共和國的西部像當年的美國西部一樣需要開發,如果從交大本身講,從個人生活條件講,或者留在上海有某種好處。但從國家考慮,應當遷到西安,當初校務委員會開會表決,我是舉手贊成了的,大學教師是高層的知識分子,決不能失信于人,失信于西北人民。”因而,他踴躍報名,第一批到了西安。他的表率作用,鼓舞、激勵了電機系及交大的許多教師、學生,為交大的成功西遷,作出了卓越貢獻。

image.png

鐘兆琳教授傾其一生為中國電機事業、為交大教育事業鞠躬盡瘁,指導并參與研制出我國第一臺交流發電機和電動機,促成了我國第一家民族電機制造廠。成功地設計了分列芯式電流互感器、頻率表、同步指示器等儀器儀表。長期擔任教學工作,其啟發式教學方法深受學生們歡迎,從事教育60余載,學子遍布海內外,為我國教育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
image.png


查看原文:緬懷電機之父鐘兆琳